<i id='o7pnd'></i>
  1. <tr id='o7pnd'><strong id='o7pnd'></strong><small id='o7pnd'></small><button id='o7pnd'></button><li id='o7pnd'><noscript id='o7pnd'><big id='o7pnd'></big><dt id='o7pnd'></dt></noscript></li></tr><ol id='o7pnd'><table id='o7pnd'><blockquote id='o7pnd'><tbody id='o7pn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o7pnd'></u><kbd id='o7pnd'><kbd id='o7pnd'></kbd></kbd>
  2. <acronym id='o7pnd'><em id='o7pnd'></em><td id='o7pnd'><div id='o7pnd'></div></td></acronym><address id='o7pnd'><big id='o7pnd'><big id='o7pnd'></big><legend id='o7pnd'></legend></big></address>

        <span id='o7pnd'></span>
      1. <fieldset id='o7pnd'></fieldset><i id='o7pnd'><div id='o7pnd'><ins id='o7pnd'></ins></div></i>
        <dl id='o7pnd'></dl>

        <code id='o7pnd'><strong id='o7pnd'></strong></code>

      2. <ins id='o7pnd'></ins>

          錢學森的治學之道

          • 时间:
          • 浏览:10

            錢學森既是科學傢  ,也是思想傢 ,尤其是晚年耗時20餘年構建起以馬克思主義哲學為指導地位的現代科學技術體系 ,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作出重要貢獻 。他的成就與傢學、師承、時代等因素密不可分  ,同時也與其掌握治學方法緊密相聯  。今天  ,我們一起來感悟錢學森研究、治學、做人的大傢風范  。

            踐行終身閱讀

            錢學森自幼樹立讀書救國的志向 ,並終其一生  。上海交通大學錢學森圖書館收藏的近2萬冊藏書是他踐行終身閱讀積累的“物質財富” ,展示出一個科學傢和思想傢的閱讀歷程  。從整體上看 ,早年以自然科學和工程技術類為主  ,晚年以人文社會科學類為主  ,其中又以馬克思主義類居多  。這反映瞭錢學森思想經由科學技術轉向馬克思主義的發展過程  。這些藏書絕大部分是國內外公開出版的普通圖書刊物 ,表明藏書目的在於“讀”  ,而非“藏”  。當然他不可能詳細閱讀每本藏書  ,而是妥善處理精讀與泛讀的關系 。他介紹讀書“奧秘”時說:“當你已經有一定的知識基礎 ,又會用馬克思主義哲學作指導  ,你看書就會很快  。人傢的東西 ,一翻就知道它講什麼瞭  ,能夠較快地看到他有什麼實際的成功和哪些不足  。”不寧唯是 ,他堅持與時俱進  ,黨的理論刊物《紅旗》雜志從1958年創刊號  ,到後來改名為《求是》雜志  ,每期必讀;同時  ,他還長期自費訂閱《新華文摘》《哲學研究》《馬克思主義與現實》等  。可以說  ,這些馬克思主義著述猶如“承重墻”支撐起錢學森的思想大廈  。

            收集剪報資料

            治學前提條件是要有豐富材料  ,沒有材料 ,好比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錢學森收集材料有絕招  ,即剪報  。他在交通大學讀書時便養成讀報習慣  ,留美期間收集航空航天和原子能方面的剪報1700餘份  ,並裝訂成冊  。1955年至1970年代因投身於國防科研事業而無暇讀報  ,1980年代初退居二線後每日必看《人民日報》《經濟日報》《光明日報》《科技日報》《解放軍報》《北京日報》《參考消息》《經濟參考報》;當讀到感興趣的內容便會親自剪裁粘貼  。筆者統計  ,錢學森晚年收集的剪報資料共計19000餘份  ,平均每天制作3份;同時他還按照相應主題將這些剪報分類裝在632個資料袋並標註主題詞  ,如“現代中國的第三次社會革命”“教育革命”“文化問題”等  。不難發現  ,錢學森關註的都是主流報紙  ,是國傢政治、經濟、思想文化、科學技術、軍事、外交等宏觀政策的風向標  。這些剪報資料猶如“私人數據庫”  ,以備隨時查找  。更重要的是 ,通過收集剪報可以分析新聞背後蘊含的豐富信息  。

            堅持讀書札記

            當下已經進入信息社會 ,微閱讀流行;但這種閱讀有些流於表面  ,而忽略內容 。錢學森治學過程中堅持讀書札記的方法值得借鑒  。錢學森讀書時喜歡手握鉛筆  ,以便隨時寫下“即時體會”  ,包括眉批、首批、旁批、側批、夾批  ,亦有圈點、劃橫線等  。他的札記言簡意賅  ,內容主要包括感想、心得、疑問、見解 ,亦有表示贊賞或批評的語言 。例如他在一份剪報批註中寫道:“社會主義中國要吸取傳統中國文化中的精華以創建馬克思主義為基礎的現代中國文化  !”細讀錢學森晚年發表的論文或言論會發現  ,其中不少觀點都能在札記中找到  。實際上  ,很多大傢諸如馬克思、恩格斯、毛澤東等都有做讀書札記的習慣 。讀書札記是一種高效的閱讀方式  ,可以做到“眼到——手到——心到”三位一體  ,且能夠與著作者進行深度“心靈對話”  。這些讀書札記猶如“源代碼”對錢學森思想起到激活作用 ,並經過自我凝練後內化為自己的思想觀點  。這種立體式的治學方法對有志於以學術為志業的青年學者來說值得參照  。

            註重學術通信

            宋朝陸佃曾言:“問學必有師  ,講習必有友”  ,即治學須與師友求教探討;因為個人見識總是有限  ,不可能窮盡所有  。錢學森治學過程中特別重視學術交流  ,並且特別註重通過學術通信切磋學問  。筆者系統地梳理過散落於各處的錢學森書信 ,共計5631封  ,且通信對象多達300餘人  ,其中諸如於景元、戴汝為、錢學敏、孫凱飛等人的通信多達百餘封 。從通信對象身份看  ,具有明顯的“跨學科”和“跨年齡”特征  ,甚至有通信對象與錢學森素未謀面  ,但通過書信彼此可平等和坦誠地交流 。在通信過程中  ,錢學森提出的觀點、思想和見解動態地反映瞭他思考問題的心路歷程  ,反映瞭他在反復思索中不斷邁向學術真理  。在某種程度上  ,一部錢學森書信史就是錢學森思想史的發展過程;他通過書信與學術界學人保持長期交往  ,跟蹤前沿、吸收觀點、推陳出新  。正如恩格斯所言:“一個偉大的基本思想 ,不是既成事物的集合體  ,而是過程的集合體  。”

            講學中央黨校

            1970年代後期  ,中央黨校復校後邀請黨和國傢領導人、知名專傢學者到黨校講學  ,一方面介紹黨和國傢的重大方針政策  ,另一方面介紹世界科學技術的最新發展動態  ,以幫助黨校學員擴大視野和提升思維決策能力  。錢學森接受中央黨校聘任擔任名譽教授 ,並於1977年至1989年做過9次專題講學  。他每次講學前都認真備課、詳列提綱  ,且在講課過程中鼓勵學生提問  ,開展互動式教學 。縱觀錢學森9次講課主題  ,主要包括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建設、新技術革命、產業革命、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社會主義政治文明、領導決策科學化、創新人才培養等  。中央黨校講學奠定瞭錢學森晚年思想體系的基本輪廓 ,特別是其建立的現代科學技術體系就形成於中央黨校講學之際 。錢學森通過講學既將世界科學技術發展前沿知識教授給學員  ,同時也促使自己系統地思考中國社會主義的未來與發展問題 ,可謂教學相長  。

            掌握有效治學方法是錢學森成才的重要因素 ,值得後人借鑒  。但更重要的是  ,錢學森始終懷揣讀書報國的信念  ,“始終與黨和國傢的發展同向同行”  。這對當下學者治學同樣具有深刻的啟示價值  ,在掌握方法時更應像錢學森那樣弘揚愛國奮鬥精神  ,樹立牢固的傢國情懷  ,建功立業新時代 。

            (來源:《學習時報》 作者:呂成冬 李夢涵)